153 新野之危(1 / 2)

虛晃一槍沖出道觀,四周盡是一片榆木林。

耳中猶能聽到有一幫道士雜亂的喊殺聲,可卻只聽聲音、不見人追,只是在那道觀門口裝裝樣子罷了。

開玩笑,此人能一刀噼了宮崇老祖,又力抗觀中的四象靈陣,且還能全身而退,如此實力,是他們這些小嘍啰敢追出來的?

別說這些小嘍啰了,便是此前承受四象靈陣的三個高手加上那魔尸,也沒誰敢沖出來,沒了四象靈陣加持,他們知道自己在那高手面前恐怕一兩招都走不過去,追出來特意送死嗎?

也就裝裝樣子,助助聲威給老祖聽罷了。

林書航手腳并用爬到了一株最高的樹梢上,觀察四周地形、道觀的位置等等。

模擬器的任務是要讓自己將這邪教連根拔起,而要解決宮崇和這偌大道觀數百弟子,最好的方法當然是去求助距離此間最近的劉備。

這應該沒什么難度,劉備一向以仁義示人,到處收買人心,只要是得知有宮崇這樣窮兇惡極的妖道在此禍害百姓,必然會點兵來討伐。

只是這道觀深處深山密林之中,自己得把位置給記清楚了,否則回來時可不好找。

此時立于樹梢,只見自己正身處于一片深山山坳之中,西北兩邊皆有高山阻隔,東南方向的榆林則是一眼看不到頭。

林書航默測著距離,下樹朝東南方向跑去,過去了約莫十四五里,方才看到一條大河,河對岸則是官道,只是看不到什么行人。

那河極寬,水下看起來又深,好在岸邊就有渡船,可看林書航穿得破破爛爛,知他身上必然無錢,那船夫居然不肯載他。

還好背包一直背著,金子雖然沒有,但里面倒是有不少他原本準備給囚犯們吃的壓縮餅干。

此時拿出一包給那船夫,又問他要了個碗和水,當著他面發泡了一塊兒,橡皮擦那么大小的一塊餅干,發脹后居然生生泡出了一大碗,也是看得那船夫目瞪口呆,差點沒跪到地上直喊‘仙人’。

這才答應載了,只是那餅干死活都不敢要,生怕是仙人用什么蝎子、蛆蟲之類的東西變出來的。

林書航也不強求,問起船夫這是何處、附近有什么城鎮之類,只聽那船夫說道。

“尊客竟然不知?”那船夫一邊搖櫓一邊說道:“此乃荊州,對岸的官道往東南走約莫四五里,便是新野,鎮守者便是那大名鼎鼎的劉皇叔?!?/p>

林書航暗暗點頭,新野隔得如此近,這與自己在地牢里了解到的信息差不多,那道觀的位置也就可以大概確定了,跑不了它。

只是……

“這大白天的,官道上為何如此少人?莫非是有什么妖人為禍?”

宮崇那地牢里每天都要死幾十人,可想而知他得抓多少,只怕這官道上人煙稀少也與宮崇有關。

林書航故意詢問,可沒想到得到的答桉卻是與想象的截然不同。

“妖人?什么妖人?沒聽說過?!蹦谴蛘f道:“尊客有所不知,劉皇叔到此鎮守后,一向與民無犯,且麾下令行禁止,新野的治安之好,前所未有!附近有不少行腳商原本都喜歡來這邊做點小買賣,這邊既安全、稅也少,那時候當真是何等熱鬧!哪來的什么妖人啊?!?/p>

林書航皺了皺眉頭,隨即便已恍然。

自己是在現代信息社會里呆久了,下意識的便會覺得這么多人被宮崇抓走失蹤,這種事兒肯定不可能瞞得住。

但這是三國,亂世也……

一來通訊落后、消息閉塞,二來到處都在打仗、到處都是流民,餓殍遍地、流血漂櫓,別說幾百千余人,便是宮崇抓了幾千人,若無人特意去調查,只怕也根本無法察覺。

否則劉備就在不遠處的新野,這位劉皇叔天天想著的可都是如何收買人心,真要知道有宮崇這種妖道就存在于他境內,怎會放任不管?

正自沉吟,卻見那船夫說著說著,居然忍不住唱了起來:“新野牧、劉皇叔,自到此、民豐足!您聽聽這童謠,就可想象前些日子的盛景!便是昨天,這官道上的人都還川流不息呢!”

“……”林書航問這戲精:“那如此說來,新野官道上該當人多才對,今天無人是為何?”

“要打仗嘍!”那船夫嘆氣道:“今天早晨才剛聽到的消息,說是北邊的曹丞相,派了幾萬人馬走水路攻樊城,如今樊城已失,新野與荊州聯系被切斷,成了一處孤地,眾人皆言曹丞相下一步便要奪新野,戰事只怕數日間便起,因此行腳商們不敢再在官道上往來,盡皆避禍去了?!?/p>

林書航聞言一怔。

曹仁?樊城?新野之戰?

等等……這時間似乎不對啊。

不管按演義還是正史,徐庶都是加入劉備至少半年之后,曹仁才入駐樊城、并進軍新野的。

可眼下徐庶才剛被宮崇抓到地牢中十余日,自號白身,顯然還沒見過劉備,那這半年徐庶干嘛去了?

中文天堂www网在线_暖暖视频免费观看视频中国动漫_yy6080理论亚洲一级理论人_天堂在线天堂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