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初識寇湄(1 / 2)

“楊相公,您來了?我家少爺剛剛進去?!币粋€小廝見楊子正過來立馬佝僂著身子,點頭哈腰恭敬說道。

說話這小廝是陳維崧的隨從,陳維崧何許人?父親陳貞慧,父子兩人都是明末清初較為有名的文人。

與楊子正認識也是機緣巧合,今年三月才與他在武昌府時相識的,當時楊子正正好路經武昌,要去一趟肅州衛。

今年一月盧象升戰死,了解歷史的楊子正知道這意味著什么,明末三大能戰之帥才的盧象升身死之后,再過三年,就是洪承疇投降,之后再兩年隨著最后一個帥才孫傳庭戰死,大明也就正式垮臺了。

三個帥才的死為三個轉折點,盧象升身死正式預示著建奴不再是南下劫掠打秋風的野蠻部落了,而是真正對大明形成了滅國之威脅滿清了。

洪承疇的投降標志著實力的天秤倒向了滿清一方,大明只是在苦苦撐的將倒之大廈了。

而最后孫傳庭的戰亡是最后耗盡了大明最后一絲對農民軍與滿清的威脅,終于讓大明垮了臺。

說他們三個是大明最后能定國安邦的帥才,是因為除了他們三大帥才,有幾個能真正力挽狂瀾,震懾一方的?能打幾場勝仗的倒是有幾個,但真正能文治武功有效壓住敵人的還真的只有他們三人。

正在在這種認識下,盧象升戰亡之后,楊子正讓一些事情走入了快車道,親自再去一趟西北,加大對馬匹與人口的購買。

所以三月大雪一開,他就北上了,然后在武昌遇到了陳貞慧父子。

因江湖消息李自成要重新出山,前方的驛路還沒有得到李自成部的安全保證,所以楊子正在武昌停留了半月,這便與陳貞慧及他的兒子陳維崧混熟了。

也幸好有陳維崧的拍胸保證,說到了這南京城必定給他約上這秦淮河的名花榜上的美人。

如果沒有陳維崧的引路,楊子正還真不一定能混進秦淮八艷之一的寇白門的小樓里。畢竟他在這文人圈子里可是一文不值,更從未混過江南圈子。

這一次的秦淮河之行對于楊子正來說非常重要,他在要這里打出名聲,正式出道讓天下人認識他,他也要在這里收買人心,為以后的事業做準備。

“喲,這陳老弟還真是心急,迫不及待的想與白門姑娘獨處一會了?”楊子正玩笑道。

“楊相公,您說笑了,我家少爺是提前來迎客來了,之前您不是讓我家公子約上三五好友嗎?正好淮安的張養重張公子,揚洲的吳綺吳公子都在南京,然后就約了他們,只是他們還沒到,我在這候著呢?!边@小廝挺會說話,三兩句話就把前因后果都說清楚了。

“哦?原來如此,看來是我誤會陳老弟了,那你在這候著,我先進去看看陳老弟有什么需要幫忙的?!睏钭诱f完就邁步進了院子。

中文天堂www网在线_暖暖视频免费观看视频中国动漫_yy6080理论亚洲一级理论人_天堂在线天堂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