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突然性死亡 (中)(1 / 2)

法庭上,法官馮學范和陪審團,聽著控辯的唇槍舌劍。

山經飯要求直接宣判加藤正一無罪的動議被駁回。

現在,山經飯和程令禹正就那名叫做王伯的傭人的口供是不是傳聞證據進行激烈辯論。

程令禹就是昨天陸銘當眾說出來的策略,用老婦人臨死責怪兒子推倒的她作為例證來辯,言道王伯在錄取口供時,并不知道自己馬上就會死,而他的性格,看起來一直懦弱怕事,也正是如此,心理扭曲,才會猥褻男童顯示自己的強大。

但他,更想得到公眾的關注,才會將這萬種矚目的桉件攬在自己身上,他不過是想享受從來沒享受過的聚光燈下的感覺,而最后,必然會改口供。

程令禹甚至找了一名心理專家,來剖析王伯這種人的心理狀態。

可山經飯看起來早有準備,直接將老婦人的例子批駁的體無完膚,說老婦人,很大可能,就是那兒子推倒的,因為其兒子,早就受不了老婦人的抱怨,所以才會怒從心起。

前提是,真有這么一個桉子的話。

程令禹自然找不出該判例。

心理醫生,也被山經飯的策略直接搞得下不來臺。

第一句,“請問,您和王伯,相處了多少時間?”

等心理醫生說從來沒見過王伯后,山經飯甚至輕蔑的搖頭笑,好久后,蹦出一句,“原來李醫生,都是這樣診治心理問題的,那您應該被聘請去宮廷做大皇帝陛下的御醫,隔空診斷,千古奇聞!”

在程令禹起身反對他的嘲諷后,他直接對法官席躬身,“我沒有問題了!”看都懶得再看那心理醫生一眼。

本來,在全體檢察官參加的準備會上,心理醫生做好了充足準備,就他沒見過王伯這一點如何回答。

任何檢察官都明白這是個薄弱點,而心理醫生其實很厲害,很專業的解釋,為什么沒見過王伯,但可以從他生活軌跡,以及曾經的行為,來剖析他這個人。

結果,準備了個寂寞。

本來準備會上,程令禹講的策略,是這個點,要山經飯攻擊,心理醫生再解釋,這樣更能讓陪審員們信服。

誰知道,山經飯直接下場。

而他考慮半天,沒再上去令心理醫生解釋這一點,不然,倒好像強行解釋一般。

沒人再盤詰,心理醫生退場。

山經飯冷冷看了檢控席這邊一眼,站起身:“法官大人,我請求傳召我們的關鍵性證人,就是我們用了很長時間說服的證人!為了這個證人,大人給了我們十天的準備時間!”

“反對!”程令禹站起身,“我們沒有見到辯方證人名單有更新!”

“今天上庭前她才答應的,但她身份尊貴,我擔心她不會到庭,是以,只是私下和馮倌進行了簡單溝通,但沒想到,她勇敢的來了!”

山經飯指了指,剛剛從大門走進來,坐上旁聽席的一條人影。

陸銘看過去,卻是一名穿著澹藍花紋和服的美麗少婦,發髻很精美,容貌秀美,但比起中洲漂亮女性常見的瓜子臉,她的臉略圓略豐潤,一看就是典型的東瀛女性。

馮學范招招手,山經飯和程令禹走上去到了法官席下,三人小聲溝通了幾句,程令禹有些不情愿的點了點頭。

程令禹回來檢控席,對陸銘低聲說:“加藤正一的堂嫂,未亡人,叫桂綾花?!?/p>

“證人,請你上證人席?!瘪T學范做個手勢。

東瀛少婦怯怯的起身,白襪木屐小碎步上了證人席。

山經飯走上兩步,“控方一直對我當事人未婚心存疑慮,桂綾花夫人,請問您知道原因嗎?”

桂綾花低著頭,不敢向四周看,小聲說了句什么,聲音很小,根本聽不清。

“桂綾花夫人,請您大聲點?!?/p>

“因為……,因為我們從小,從小青梅竹馬,他,他喜歡我……”桂綾花說著,俏臉漲紅,更不敢抬頭。

“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我,我就是知道的……”桂綾花頭幾乎埋進了證人席,聲音如蚊鳴。

她雖然沒說出是什么原因,但就是令人覺得,她的話很可信。

山經飯和桂綾花的對話用的東瀛語言,有翻譯翻譯成西洋語和中洲語。

“在您的丈夫去世后,請問,您和加藤正一先生,有沒有在一起過?”

桂綾花呆了呆,低著頭,怔怔不說話。

“桂綾花夫人,請您回答我的問題!”

終于,桂綾花輕輕點了點頭。

“桂綾花夫人,請您回答我,有,還是沒有?”

“有,有……”桂綾花慌亂的答應著,看起來,眼里有了淚花。

陪審團席位和旁聽席,有雜音響起,有人議論起來。

“桂綾花夫人,您說的有和加藤正一先生在一起的意思,是不是,您和加藤正一進行過杏交?”

法庭內立時一片嘩然。

桂綾花更是低著頭,眼淚慢慢落下。

“桂綾花夫人,請您回答我,是還是不是?”山經飯大聲逼問。

“是,是,……對不起……對不起……”桂綾花無助的說著,隨之,伏在證人席上,小聲啜泣起來。

立時,“哄”一聲,法庭內開了鍋。

“肅靜!肅靜!”馮學范拿起木槌用力敲桌子,法庭內,本來亂哄哄的聲音漸漸平息。

山經飯輕輕嘆口氣,看著陪審員席,“桂綾花夫人,身份尊貴,繼承了先夫近百萬的資產,而且,她先夫有遺囑,如果桂綾花夫人改嫁或者和人有私情,將會自動失去繼承權?!?/p>

“可是,當聽說控方因為加藤正一先生遲遲未婚而誹謗加藤正一先生心理有問題,桂綾花夫人,才勇敢的站出來,她寧可失去天文數字的繼承權,也不想她真心相愛的人被污蔑,我很佩服她的勇氣,她是位偉大的女性,為了真愛,愿意失去一切,為了展示真相,為了反駁控方荒謬的指控,她勇敢的坐在了這里,我想,我們任何人,沒有輕視她的理由!”

有的陪審員,臉上露出愧意,更有女性陪審員,眼里露出同情之意,尤其那幾名西洋女性陪審員,更是不屑的看向控方席位。

山經飯的話,倒好似把這柔弱但又偉大的女性逼到這地步的,不是他山經飯,而是控方荒唐的控告。

中文天堂www网在线_暖暖视频免费观看视频中国动漫_yy6080理论亚洲一级理论人_天堂在线天堂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