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家宴(求月票)(1 / 2)

“家主……”

老爺子聽到這兩個字,陷入了短暫的思索,旋即他笑了笑,輕松地問道:“這不本就是你的東西么?”

顧南風沉聲道:“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我要的不是虛名?!?/p>

“明白。當然明白?!?/p>

顧騎麟悠然問道:“只是,你明白我的意思么?我不是家主,新派的顧陸深也不是家主,即便沒有家主,分流之后,顧家依舊是長野第一家,為什么?”

這一問。

讓顧南風怔了怔。

“因為家主……從來就只是一個虛名?!?/p>

老爺子平靜開口,“顧長志之所以是家主,只是因為……他是顧長志?!?/p>

“八年前,曾有許多人倒在長野……為的就是把你送去北洲?!?/p>

老爺子的聲音里帶著肅重,“如果不是為了讓你能夠成為‘家主’,這些人的犧牲,是為了什么?”

“家主之名,不需要我的認可,也不需要那邊的認可……只要你足夠強,真的足夠強,你就是顧家的家主?!?/p>

“而且……”

“你似乎對我有什么誤會……總覺得我是因為畏懼戰爭而選擇了退縮……”

顧騎麟瞇起雙眼,彈了彈煙灰,“在戰場上,這種行為叫做逃兵。如果新舊兩派之間,注定要有那么一戰,那么我一定是血拼到底的那個人,我絕不妥協,絕不退后,更不可能……當一個逃兵?!?/p>

“新舊兩派,之所以還能‘和平’,是因為雙方都沒有取勝的把握?!?/p>

“六十年前,我北赴要塞抗擊災境的時候,還是個意氣風發的青年,和你一樣,我有著雄心壯志,相信自己能夠以一人之力,改變整場戰爭的局面?!?/p>

顧南風愣住。

“可如今我老了?!?/p>

老爺子輕聲開口,道:“如果你有能力,握住勝利之劍,給顧家帶來真正的和平……那就請吧?!?/p>

世人總認為,權柄大名,即是常勝之劍。

但實際上,恰恰相反。

因為手握長劍,方有世人敬畏之名。

退后,妥協,都只是一種蓄力……當爆發只意味著毀滅,那么咆孝亦是無效的吶喊。

顧南風忽然明白了老爺子這些年做的事情,到底意味著什么,把自己送出長野也好,拒絕讓自己回歸也好……都是在等待自己的成長。

而說到這里。

顧南風反而有些沉默了。

他望向老爺子,“您……愿意讓我放手一搏?”

“如果不愿意,你就會善罷甘休了么?”老爺子平靜道:“如果把你換做是六十年前的我,談判無果的情況下,應該會扛著源能炮打過去,把新派那些礙事的家伙都轟碎?!?/p>

顧南風笑了笑,“源能炮已經落伍了……現在北洲軍部有更厲害的武器?!?/p>

“說回正題?!?/p>

他輕輕吸了一口氣,道:“如果您愿意支持我,我將計劃收回顧家分散在外的力量……這并不是一個短暫的過程,可能會爆發很大的沖突?!?/p>

用詞很文雅。

其實就是“合流”。

顧家不再分為新派,舊派!

老人雙手撐肘,安靜聽著,“你準備怎么做?”

顧南風說道:“從成功率最大的角度考慮……我會著手拉攏五大家中的其他三家?!?/p>

老爺子瞇起雙眼:“但這會擴大戰局,如果爆發沖突,整個長野都會被拉下水?!?/p>

“所以……需要更大的力量,外部的力量?!?/p>

顧騎麟沉默了一小會。

“你是說長野以外的盟友……花幟?”

“或許還有更多的盟友?!鳖櫮巷L平靜開口,道:“我知道您的顧慮,很多年來五大家都維持著微妙的平衡……長野內的爭斗,不涉及長野外的勢力。大家各自保持著均衡,共生,一旦牽扯到了外部勢力,局勢就會越來越復雜,五大家制定的規矩也會被打破?!?/p>

老爺子點了點頭,“這是……大忌!”

顧南風忽然問道:“如果和敵人約定好了空手搏擊,而對方臨陣掏出了刀,你該怎么辦?”

“……”

老人瞇起雙眼,他明白了侄孫的意思。

“我會祭出源能炮,雖然你剛剛說……這玩意兒已經過時了,但單挑真的很好用?!崩蠣斪映谅曢_口,“你的意思,有人已經違背了規矩?”

“其實并不難猜?!?/p>

顧南風認真道:“試想一下,就在前不久,兩位【使徒】聯手進入大都區,如果沒有背后神座的授意……他們怎敢打破大洲之間的平衡?源之塔窺伺清冢已經多年,如果沒有得到風聲,他們怎會如此肆意妄為的行動?”

而與清冢關系最密切的。

就是長野,顧家。

“在【使徒】入侵桉件爆發之前,千野大師對我說……她感覺到有人在窺伺清冢,動用占卜術后,預測到了大都區將會降臨不祥,與外洲的火種有關,可能是【使徒】將要采取行動?!?/p>

顧南風緩緩道:“于是……我選擇離開北洲,動身解局?!?/p>

“而當我真正回到東洲,了解覺醒法桉之后,就更加確定……這樁法桉的推進,絕對會將東洲割裂?!鳖櫮巷L沉聲道:“所以……我必須要阻止法桉的通過?!?/p>

老人同樣聲音低沉:“證據呢?”

“沒有證據?!?/p>

顧南風搖了搖頭,道:“如果你不相信……那么即便找到證據,也沒有用?!?/p>

“你要知道……在法桉這件事情上,長野的態度始終是中肯的。顧家新派的那些人,從未在公開場合發表過支持法桉的正向意見?!鳖欜T麟皺眉,“如果他們與外洲有所聯系,那么只需要大力支持就好?!?/p>

“如果知道結局已經注定,何必要表態?”

顧南風只是輕笑了一聲,道:“要知道,趙西來不臨時變卦的話,法桉已經推行。長野的沉默,就是最好的助力?!?/p>

老爺子陷入了沉思之中。

是了。

如果新派的那些人,展露出了一丁點的對法桉推進過程的興趣,他都會有所察覺。

而那時候,舊派一定會提防。

可偏偏一丁點反應也沒有……要么是徹徹底底的不在乎,要么是篤定結局一定會按照自己預料的方向發展。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

老爺子微微低眸,道:“那么戰爭,的確不可避免?!?/p>

當顧家新派與外洲勾結。

那么無論清冢內的那位,到底是什么情況……遲早都會爆發出“火種”的爭奪。

“這就是我迫切想要見您一面的原因?!?/p>

顧南風深吸一口氣,道:“離開長野八年,顧家無論哪一邊,都不會認可我的‘家主’身份,要推進長野和大都的談判,以我的力量,再怎么呼吁,也不會得到支持?!?/p>

“談判這件事情……沒有你想的那么簡單?!?/p>

中文天堂www网在线_暖暖视频免费观看视频中国动漫_yy6080理论亚洲一级理论人_天堂在线天堂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