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請君入甕(1 / 2)

“屬下不知,這事兒您應該去問李大人,不該問我”林昭昭不卑不亢的回著。

在戶部,胡瑤可以說是一人之下,百人之上。這里頭的人,誰見了他不得低頭問一聲好,說話不得客客氣氣的,可唯獨這林昭昭頭一次來了,就像個愣頭青一樣不知禮數,把胡瑤氣的是吹胡子瞪眼。

“你知不知道你是個新來的?遇見比你官兒大的,就得低聲下氣的討好,看你是個女子也不給你繞彎子,日后只要用得著我的地方,我都必定給你使絆子,你別想在這里輕輕松松的度過。這里也絕不會有什么憐香惜玉之說”胡瑤好日子過的太久,瞧見昭昭現在還是一副不為所動的模樣,拍拍自己的胸口呼哧呼哧的喘氣。

林昭昭盯著他那真實不做作的模樣,噗呲一聲差點笑出來,連忙捂住嘴巴裝作是打噴嚏,要不面前這位侍郎大人定是又要一肚子氣了。

長這么大她還是頭一次遇見這么直爽的人,直接把不喜歡你的態度表明,沒有那么多背后的陰謀手段。這樣的人,反而讓人生出了好感。

“是是是,侍郎大人說什么都是對的,那屬下可否下去了?”林昭昭盯著他,覺得他傻得有點兒可愛。

胡瑤聽著她妥協的語氣,心口的終于順了一點。擺出一副懶得與你計較的高傲的表情,揮了揮手。

林昭昭在他的余光下行了一個讓人挑不出毛病的標準的禮,然后退下了。

“哼”胡瑤冷哼一聲,隨后才意識到自己把她叫來的根本原因還沒有得到解釋,那豈不是白白叫她來了一趟?他懊惱的照著額頭來了一掌。

他看著桌子上的紙條,抬手拿起,撕了個爛碎。

……

林姬昂帶著夫人前去風景名城關山游玩幾天,逛過了熱鬧喧囂的街市,賞過了只在夜間開花的羽泠花,看過關山的日出日落。

此時林夫人徐芷妍正窩在林姬昂的懷里,半瞇著眸子享受著丈夫的胸口的溫暖。

“這樣的日子真好”徐芷妍感嘆道,回想著這么些年和丈夫整日忙忙碌碌的竟然也沒覺得勞累,要不是昭昭的師傅忽然傳信讓二人出去旅游,她們也不會想起丟下孩子出去放松放松。

“等昭昭的事情塵埃落定,我就帶著你云游四海如何?”林姬昂愛憐的摸著妻子的臉頰說道。

“好”她的眼睛笑起來像月牙,可瞳孔卻如同擁有星辰大海,閃亮而廣闊。

“真是不巧,打擾二位了”一帶著斗笠的男子,手上拿著大刀,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屋里。

林姬昂瞬間起身,把徐芷妍護在了身后,看向屋子的窗戶和門,一點兒動靜都沒有人,他是怎么進來的?

“不用擔心,從你們開始煽情我就進來了,奈何你們太認真了,竟然沒感覺到,二位的警惕性可不太好啊”男子哈哈大笑幾聲,極不客氣的坐在凳子上給自己倒了杯茶。

喝完后眼睛一亮“首富果然不一樣,喝的茶如此講究,那我就不客氣了,剩下的茶葉就帶走了,二位還千萬不要介意才是,干我們這行的,臉皮不算什么”

男子小心翼翼的將茶葉裹好,塞到懷里,露出滿意的表情。

林姬昂穿好衣服將簾子放下,走到陌生男人面前問道“閣下尊姓大名?”

“名字只是個代號,不重要,我這次來就是給你們送封信,信也送到了,我就先走了,多謝林老爺的茶葉,后會有期!”男子放下信封,身輕如燕從窗戶跳了出去,若不是親眼看著,確實是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人走了?”徐芷妍露出一顆頭望了望。

“走了,出來吧”

林姬昂打開信封,摸著是厚厚的一打,他一張一張仔細閱讀,越往后神情越發凝重。

“他們這是要我們林家為他們賣命啊”徐芷妍看過以后擰著眉頭擔憂的說。

幾張紙將他們家里的情況說的清清楚楚,給了他們一個選擇,跟著他們做事,還把好處說的是昏天黑地,是個人看了都能心動。

可看著非常禮貌的話語中,卻處處暗藏殺機。如若她們不同意,那么滅門不過是個隨手的事罷了。

林姬昂緊握拳頭,用力捶向桌子。

“相公!”

林姬昂閉上眼睛,深深呼吸幾下,他此刻明白了,昭昭的師傅為什么要安排他們出來,因為在精度的暗潮洶涌之下,還隱藏著很多敵對勢力,奈何他們實在小心仔細,決不肯露面,所以查了這么些年,一點兒蛛絲馬跡都沒有查到。

但此時就不同了,林景倫回京,皇上又單獨召見了他,林昭昭也成了天下僅有的第一女官,此等身份,自然高貴。

他們林家又頂著首富的頭銜,此時此刻應當早已成了各個勢力想要拉攏的人,如此一來,他們今日盡管拒絕了此背后的勢力,日后也免不了會有其他人向他們拋出橄欖枝。

所以人家必須要站隊,且要站個好隊。

徐芷妍幾個呼吸間,也想清楚了這其中道理,問道“你覺得這背后之人會是誰?”

“朝堂之中的關系太過復雜,一時半會兒也推不出是誰”林姬昂嘆氣搖搖頭。

“叩叩叩”門外有人敲門,夫妻兩人立馬警惕起來。

“給您送早飯的”原來是小二在門口端著飯菜。

中文天堂www网在线_暖暖视频免费观看视频中国动漫_yy6080理论亚洲一级理论人_天堂在线天堂最新版